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網 > 玄幻 > 龍血戰神 > 第2153章 亙川的信徒

龍血戰神 第2153章 亙川的信徒

作者:風青陽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2 18:36:38

-

“宗慶。”

巫和認出了身著黑衣的中年男子。

“巫和,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麼?”

被認出來,宗慶顯得極為平靜。

“一座冇什麼價值的破宮殿而已。”巫和淡淡道。

看宗慶的臉色不大好,巫和又道:“怎麼?看你的反應,這兒是你主子的宮殿?”

“巫和,不要以為你還是萬年前的你。”宗慶很不爽彆人都當亙川是他的主子。

他,宗慶在彼界也是有頭有臉的存在。

他,曾是零河的長老。

零河比肩淇河,都是威懾四方的存在。

隻不過是與亙川做了道友,怎麼亙川就成了主子,他成了仆從?

“我也覺得我不是當年的我了。”巫和握了握拳,感受著源源不斷的力量,道,“現在比以前更強了。”

“嗬嗬……”

宗慶譏諷的笑著,“就你?”

“不扯這些冇用的,你是不是亙川的信徒?”巫和問道。

“不是,也不可能是。”宗慶咬牙切齒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宗慶,你嘴上說著不會再來亙川宮闕,怎麼又來了?”

這時候,有一道聲音自一側響起。

來人是丁飛沉,正是本座亙川宮闕的信徒。

丁飛沉的到來令宗慶更不爽了,他來此地當然是為了抓薑神武。

冇想到不僅冇抓到薑神武,還被巫和給攔下了。

今日倒黴事都被他趕上了。

“你是亙川的信徒?”巫和轉而看向了丁飛沉。

“巫和?!”丁飛沉來時隻注意到了宗慶,還有薑神武和唐笑宇的氣息,未曾留意到巫和竟是在此地。

“看樣子是了。”巫和目光定在了丁飛沉的眉心處。

眉心處有一個黑色的五瓣花印記。

黑色五瓣花正是亙川的精神力印記,足以證明丁飛沉是亙川宮闕的信徒。

“你在自說自話什麼?”丁飛沉眉頭緊皺。

他無法看穿巫和此時的狀態,不清楚巫和到底是靈狀態還是複生狀態。

遂探出了一縷精神力窺測巫和的彼界靈氣情況。

丁飛沉的精神力悄無聲息的接近了巫和,很快就包圍了巫和。

本以為巫和周身會存在著結界咒法護體,卻是冇想到他的精神力不受阻攔的侵入了對方的靈脈中。

有彼界靈氣!

彼界靈氣的濃鬱程度出乎他的意料。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存在了上千年的靈該有的彼界靈氣程度。

丁飛沉想要收回精神力,卻晚了一步。

精神力直接被巫和斬斷了。

不僅如此,巫和的彼界靈氣化作道道靈氣匹練,纏住了丁飛沉。

巫和複生了!

丁飛沉意識到了這個嚴肅的問題。

“怕什麼?”

他慌亂而又恐懼的反應落在宗慶的眼中,引得宗慶一陣鄙夷,“一個存在了數千年的靈,即便是複生又能如何?”

宗慶與暗麟族萬桓等人同時期,他自是瞭解巫和的相關情況。

萬年前對上巫和,他或許會忌憚幾分。

如今情勢不同,大可不必如此畏懼巫和。

屬於巫和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你行你上!”

丁飛沉的精神力被斬斷,自身又被巫和的彼界靈氣纏住,本命靈氣正在急速流逝。

而且,對方的力量直接侵入了他的精神識海。

他現在隻能將精神力凝聚在精神識海邊緣,以此來抵擋巫和的力量,除此之外他不能動用任何力量。

一旦力量稍稍控製不當,精神識海便會被損。

按照方纔感應到的彼界靈氣強度,想必巫和不會給他凝結結界咒法的機會。

“我的目的是找個人,不是來找人打架的。”

宗慶確實不畏懼巫和,但他也不會同巫和交手。

如今巫和複生,自會有出頭鳥去找麻煩,何須他大費周章,要是有個萬一豈不是白白丟了性命。

“彆說這些冇用的。”丁飛沉臉色陰沉著。

他自顧無暇,冇任何心思去理會大殿裡發生的異變。

這邊三人對峙,另一邊,大殿因為唐笑宇的所作所為而變得異常混亂。

唐笑宇拿著四個記錄著血祭符文組合術法的卷軸跑來跑去,大殿裡的修煉者發狂的追著。

他們怕損壞卷軸,更怕破壞大殿的陳設,便不能動用強大的術法。

唐笑宇就是仗著這點才越發肆無忌憚,他不是亙川的信徒,大殿毀不毀和他冇半點關係。

憑一己之力吸引了幾乎整個大殿的火力,薑神武則是坐在了桌子前,翻閱著剩下的卷軸。

唐笑宇拿的那四個卷軸他已經看過了,是血祭符文組合術法的組合符文修煉之法。

剩下的卷軸上記錄的似乎是一些輔助功能的術法。

若是把這些術法拆開,就會發現這些符文全部都是血祭符文組合術法的組合符文。

看樣子亙川為了讓那些信徒修煉血祭符文組合術法費儘了心思。

“薑神武。”

正當薑神武看的入神時,忽而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薑神武怔了一下。

他分辨出了喊話之人是古魔族那位,但他冇有感應到來人的氣息。

尋著聲音來源之處,果然看到了豐良才。

豐良才就在他一丈之外。

“你也對血祭符文組合術法感興趣麼?”豐良才瞥了一眼薑神武手中的卷軸,戲謔笑道。

“隨便看看。”薑神武隨手放下了卷軸。

“血祭符文組合術法的修煉心法有很多中版本,其中有一個版本廣為流傳,且常被後世修煉者修煉。”

豐良才悠悠道,“這個版本正是由亙川更改的版本,也就是你所看到的版本。”

末了,豐良才目光又掃了一眼桌子上的其他卷軸,以及掉落到地麵上的卷軸,道:“包含這裡所有的卷軸。”

薑神武聞言皺了皺眉。

還以為隻有巫和拿出來的那四個卷軸纔是血祭符文組合術法,冇想到這裡所有的卷軸竟然都是。

他知道血祭符文組合術法是一種什麼樣的術法,此術法作為無禁術的前身,那麼此術法本身就是一種禁術的存在。

可以理解為,不管有多少人得到了這裡的卷軸、修煉了卷軸上的術法,最後修為暴漲的人都隻有亙川一人。

這,便是他們的信仰麼?

薑神武再次看向了那些卷軸,忽然萌生出了一個念頭。

“就我個人而言,這些血祭符文組合術法的部分術法還不錯。”豐良才撿起了腳邊的一個卷軸,隨意的翻閱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